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

關於部落格
歡迎到訪我的Blog喔,飯局小姐-兼職/日領/夜晚工作/酒店公關讓妳瞭解-小巴(Mr.8)在酒店的一切。※0918-506-505※即時通:a82522451※Skype:a0918883838@hotmail.com※請加我 微信 app LIne a0918506505。
  • 138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嫣然看馬萬迪也在立刻要往回走,察覺到她的舉動, 鍾情忙將她拽住,小聲説:“幹嘛要躲他,有什麼見不得人的。” 嫣然一反往日

但如果拿了鑰匙卻不開門,鑰匙就會收回來我想找舒壓按摩的工作 <但如果拿了鑰匙卻不開門,鑰匙就會收回來我想找舒壓按摩的工作

嫣然看馬萬迪也在立刻要往回走,察覺到她的舉動,
鍾情忙將她拽住,小聲説:“幹嘛要躲他,有什麼見不得人的。”

嫣然一反往日的強悍,小聲乞求:“情情,我不想見他。”

將手攬上嫣然的肩,鍾情鼓勵道:“不要怕他,
你應該讓他知道你比那個時候還要好。”

“情情......”嫣然低著頭試圖向外,就差拖著鍾情走。

而場地裏的兩人看到她們後,已經向這裡走來。
她忙説:“他們過來了。”

嫣然只好停止住掙扎,站在原地一動不動,頭卻低得更甚。

看著站到自己面前的馬萬迪,鍾情伸手將嫣然摟向懷裏,
皮笑肉不笑的看著他,不知他有何企圖。

他開口:“剛才和宇軒定好,中午請你們吃飯,嫣然也一起吧。”

“好啊。”她答應。心裏暗道,小樣,算你還有點人情。

嫣然使勁搖頭,目光不敢看他,“不用了,那個......中午,
我還有事......”自從數月前的那一晚,她再沒跟他接觸過,
道館內偶爾的相見,她也是能躲就躲,能避就避,
實在躲避不過時,頭使勁一低就過去了。
哪怕事情發生了���個月後的現在,一想到他,一面對他,
她依然會心中難受,此刻他的邀請,她又如何能夠接受。

“哪有事,剛才不説好了嗎?地方你都定了,怎麼能不去?
”鍾情立刻揭穿她。

嫣然連哭的心都有了,情情怎麼能在關鍵時刻把自己賣了呢,
她想找個洞鑽進去,卻苦於連個縫也沒有。

“去吧,很久沒在一起,難得今天相聚。”

又是他的聲音,從未有過的溫柔,讓她心跳再度亂了節拍,
他對自己,向來不是調侃就是戲弄,何曾這樣過,可是,
她真的不願意去,面對他,她會心痛,會難過,會尷尬,會不知所措......

“去,當然要去,新月樓,嫣然點的,有問題嗎?”

“沒問題。”馬萬迪爽快的答應。

見他同意,鍾情擁著嫣然率先向外走去。

走出大廈,嫣然試圖掙脫鍾情緊拽的手,“我不去......”

“不行,”鍾情義正辭嚴,“必須去。”

“情情,我不想見他......”嫣然可憐的告饒。

“嫣然,你聽我説,”她開始勸解:“為什麼要讓你去呢,
因為到現在你還有心結,你不敢面對他,
你還在意他對你的傷害,這樣不行,你必須要堅強,
你要學會開脫學會豁達,讓自己拿得起放得下,
沒有馬萬迪,你活得一樣很精彩,他不接受你那是他的損失......
試著面對他,邁過這道坎,並不那麼難。”

看著身後已經跟上來的兩人,她又低聲説:“再説,
為什麼要便宜他,新月樓啊,你那麼嚮往的地方,
剛才不是還説要吃到吐嗎?宰死那個周扒皮......”

包房內,精美華貴,四人落座,漂亮的服務小姐送上精美的菜譜,
馬萬迪將菜譜推至鍾情兩人面前,示意她們先點。
將菜譜推給嫣然,鍾情讓她點。

像個受氣的小媳婦一樣低著頭,嫣然看也不看就説:“我隨意。”

氣得鍾情在桌子下面狠狠地掐了她一把,疼得嫣然不由一咧嘴,
委屈地看了鍾情一眼,面對她恨鐵不成鋼的目光,
揉揉被掐疼的大腿,嫣然翻開了菜譜。

菜譜裏的價格讓嫣然瞠目結舌,
雖然早就耳聞這裡的菜價貴得離譜,但真的面對時,
還是嚇了她一跳,尤其是馬萬迪請客,她更加為難:
點太貴的,怕他以為自己針對他,點不貴的,
情情就在一旁虎視眈眈,看了半天,找了兩個價格比較中庸的,
嫣然報出了菜名。雖然知道馬萬迪消費得起,
但不知為什麼,她還是不想讓他破費太多。

怒其不爭的接過菜譜,鍾情想也不想專撿貴的點,
彷彿這樣就能解氣,
彷彿這樣就能把馬萬迪對嫣然的傷害彌補些回來。
一想到嫣然當初痛苦的樣子她就心疼,
她覺得就算自己遭到拒絕也比看到嫣然那般的樣子讓她好過,
所以面對馬萬迪,她一點也沒客氣。

看著鍾情一個接一個報出的菜名,穆宇軒暗自發笑,
上午在道館偶然碰見馬萬迪,兩人對練了一會兒,
馬萬迪調侃他怎麼捨得把鍾情留在家裏獨自出來,
他隨口回答鍾情也一同前來去找嫣然,

知道馬萬迪與嫣然的過往,未免尷尬,
他並未説出三人稍後共進午餐一事。誰知過了一會兒,
馬萬迪要請吃飯,想起幾人打網球那次,
提起嫣然時他眼睛裏一閃而過的失落,穆宇軒決定靜觀其變。

眼前的情情,擺明瞭就是替嫣然出氣,
只是這種小孩子的行徑,馬萬迪根本也不會在意,
任鍾情折騰,穆宇軒也不管,按他的推測,今天只要嫣然肯來,
馬萬迪花多少錢都願意。唯一讓他有些擔心的是,
情情與嫣然感情如此之好,若馬萬迪左顧右盼傷了嫣然,
情情一定不會善罷甘休......想到此,穆宇軒的目光不由投向馬萬迪。

馬萬迪很難能描述清自己矛盾的心理,他明明已經拒絕了嫣然,
夏琳也同意試著與他相處,可不知為何,每個夜深人靜,
嫣然開懷大笑的模樣總是在他眼前回放。

對他主動過的女人也不少,每次他都一笑置之,骨子裏,
他認為男人就應該主動,女人就應該被動,況且以嫣然大大咧咧、
沒心沒肺的性格又怎麼可能是他的菜?

可明明沒什麼的他,對她的倉皇逃竄有著那般的後悔,
對她的遠遠回避有著莫名的不忍,甚至和夏琳在一起的時候,
也會不期然的想起另外一張臉......
可是夏琳是他上學時便開始喜歡的對象,
時至今日已有八年之久,他又怎麼可能因為她改變了八年的感情?
是他激情不再?還是嫣然造成的錯覺?他分不清......

鍾情的針對,他並不以為意,可她所説的話,
卻在他的內心掀起波瀾,那天,她説嫣然與男友情意綿綿,
他開始煩躁不安,他知道那個男人是誰,他看見過兩人一同回家,
可嫣然會嗎?她不是排斥與異性有親密接觸嗎?
一想到此,他會酸楚......

眼前的嫣然,不再無所顧忌的大笑,不再時而頂嘴時而狗腿,
而是小心翼翼,低聲順氣,看得他微微心疼。原來的她,
總是豪氣沖天,卻毫無心肝,總是設身處地為別人著想,
卻對他人從來不設防......真想不到,當初自己曾經百般嘲諷,
今日竟會為她心疼。

看她選了半天選了兩個毫無特色的菜式,他就知道,
她又在為別人著想,自己拒絕她,她竟然還是設身處地的為他著想......

一頓飯,吃得溫溫糊糊,不火不熱,鍾情努力調節著氣氛,
嫣然只哼哈答應,從不主動。馬萬迪偶爾的發話,
她也只聽不答,穆宇軒更是冷眼旁觀,一言不發。

想想,鍾情故意問嫣然:“吃完飯你去哪?要不送你去你男朋友那吧。”

差點被口裏的飯噎到,嫣然的臉瞬間脹紅,不敢看向對面的兩人,
將飯嚥下去,如蚊子般的聲音不知解釋給誰聽:“他不是我男朋友。”

鍾情真想上去拍她一巴掌,頓了一下,説:
“那你也應該給他個機會,你不接受怎麼知道他適不適合......”

那邊嫣然與馬萬迪齊齊尷尬,這邊穆宇軒忍俊不住差點笑出聲來,
收到鍾情警告目光後勉強控制住。

片刻後,嫣然訥訥出聲:“適不適合有人知道。”情緒失落中,
她並未發覺馬萬迪低下的臉上那糾結的表情。

洩氣地看著嫣然,鍾情無語,
就像嫣然面對自己拒絕穆宇軒的求婚一樣,
她面對嫣然對馬萬迪的寬容與諒解,除了心疼與無奈,再無其他......

午餐終於吃完,看著走在前面的鍾情兩人,
穆宇軒貌似無意的問起馬萬迪:“怎麼不領夏琳去道館。”

側臉看看身旁的穆宇軒,馬萬迪一言不發......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當計程車停在鍾愛公寓樓下時,鍾情抑制不住自己的興奮,
她要偷偷回到姐姐的家裏,
等待著姐姐見到自己時給她一個意外的驚喜。

上樓,鍾情並沒有如常地在門沿處摸到鑰匙,
看向穆宇軒的目光充滿詫異,難道姐姐的習慣已經改變?
拿出手機給鍾愛打了過去,片刻後聽到她的聲音:“喂,情情......”

“姐,你在哪兒?”

“我在家......”

雖然有些奇怪姐姐為何在工作時間沒去公司,
鍾情的嘴角還是開始控制不住的上揚:
“快把門打開,有份生日禮物給你。”

“噢?~”鍾愛很是詫異,邊接電話邊來開門,
“生日禮物?你在哪呢,情情......”話音未落,
門裏門外的三每人平均當場目瞪口呆。

鍾愛未料到妹妹與穆宇軒突然出現在自家門口,
而鍾情兩人看到門裏的鍾愛則驚愕萬分。

眼前的鍾愛,大腹便便,十足一副孕婦模樣,
令鍾情一時不知所措。還是鍾愛,率先恢復過來,
表情雖很尷尬,仍側過身將兩人讓進屋裏:“先進來吧。”

機械的跟著姐姐進屋,鍾情早已將此行的目的忘到九霄雲外:
“姐......你這......”

鍾愛坦然面對:“你也看見了,我快生了。”

鍾情有些不明所以:“那你......姐夫......”姐姐什麼時候結的婚,
她怎麼一點都不知道,什麼時候有的孩子,她更不曾知道,
眼前的鍾愛,只讓她發蒙。

鍾愛的眼睛裏,一抹傷痛轉瞬而逝,快得令人幾乎無法察覺,
彷彿慣有的清冷從未改變:“我沒結婚。”

瞪著大大的眼睛,鍾情再一次被震撼,張開嘴,
卻不知説何是好:“孩子.......孩子的爸爸......”

鍾愛的口吻一如既往的平靜,只有她自己知道,
內心在忍受著怎樣的煎熬:“孩子沒有爸爸。”

“姐,怎麼回事?”她搞不明白,姐姐究竟發生什麼意外?

看著妹妹漸漸激動,鍾愛強迫自己冷靜:“情情,這個孩子,
與任何人都沒有關係。”

“姐,你不能這樣......”姐姐的態度,快要將鍾情逼瘋,
她不能眼睜睜地看著姐姐被人欺辱而漠不關心。

垂下眸,鍾愛隱藏自己的椎心痛楚:“姐姐是自願的。”

“姐,你怎麼這麼傻......”擁住姐姐,鍾情的眼睛不由模糊,
姐姐淡泊的性格,她最清楚不過,如果不是身受其苦,
姐姐一定不會走上這條路,只是那個人究竟是誰,
竟會如此狠心地將姐姐拋棄,將姐姐逼到這一步?
一想到那個殘忍的傷害姐姐的男人,她就恨之入骨,
恨不得掘地三尺,也要將他揪出,“姐,那個人究竟是誰?”

一絲苦笑,在鍾愛臉上浮現,“你不要問了,情情,
這個秘密,我永遠都不會説。”

鍾情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緒,
悲憤交加中不由自主地緊緊攥著鍾愛的胳臂,“姐,你不能這樣。”

察覺到鍾情的失控,穆宇軒自身後拉住她:“情情,你冷靜點。”

也許是情緒過於激動,鍾愛感覺到腹內胎兒開始劇烈運動,
手不由輕撫肚子,張開嘴調整呼吸,努力平穩情緒,
試圖安撫腹中胎兒。

看到姐姐的舉動,鍾情開始害怕,
鬆開手盯著鍾愛的動作緊張問道:“你怎麼了,姐?”

腹中,胎兒的動作未見絲毫減弱,反而襲來一陣疼痛,
繼續剛才的動作,半響過後,疼痛未見絲毫好轉反而愈加強烈,
鍾愛明白:子宮縮開始了。不敢再有絲毫遲疑,
她立刻開口吩咐:“我要生了,快送我去醫院。”

預産期本是後天,她原計劃明天入院待産,
未料到此刻竟然突然有了臨産症狀。

鍾情一聽姐姐快生了,再也顧不上其他,
忙和穆宇軒一起將姐姐送往醫院,忙亂中,
鍾愛還不忘叮囑妹妹拿著門邊的一個小箱,
那裏是準備好的新生兒物品及她生産用的東西。

子宮縮來得猛烈而又急迫,每隔二十分鐘左右便會席捲一次,
疼痛來襲時,鍾愛疼得大汗淋漓,卻忍著不開口,
只有攥著妹妹的手,快要將指甲嵌進她的肉裏。

送至醫院,醫生檢查過後説孕婦已經進入産程,
將姐姐扶進待産室,鍾情與穆宇軒被醫生阻止在門外,
看著姐姐因疼痛而被汗水打濕的臉消失在門後,
鍾情既心疼又矛盾:姐姐為了生下這個孩子,
不惜連自己都加以隱瞞。這個孩子對姐姐來講真的非常重要,
雖然她嗔怪姐姐始終不肯透露孩子父親的半分消息,但眼前,
母子平安已是她最大的心願。

産房裏,醫生告訴鍾愛,可以允許一位家人進來陪産。
為了避免情情擔心,她謝絕了醫生的好意。今後漫長的路,
她要一個人走,眼前,才剛剛開始。淚水在眼裏打轉,
她卻強迫自己不掉下來。

産房外,鍾情焦灼的等待,穆宇軒握住她的手不停的安慰。
看見出來一位醫生,她連忙讓穆宇軒上前詢問還需要多久,
醫生表示孕婦是初産,最快也要三四個小時,叫她們不要擔心,
説完自顧走了,留下鍾情在門外站立不安。

産房內,鍾愛子宮縮的時間越來越長,間隔越來越短,
由剛入院時的二十幾分鐘縮短至現在的十幾分鐘。
每次子宮縮來臨,
儘管疼痛萬分,她總是緊咬牙關,一聲不吭。
醫生看著滿頭大汗的鍾愛,勸解道:“如果你想舒緩情緒,
現在可以適當的發洩喊叫,等會兒真正進入生産階段後,
就不能再喊叫,一定要忍住。”

趁著子宮縮的間隔,鍾愛露出慘澹的笑容,呼吸不穩的表示:
“我沒事,我可以忍住。”

兩輪子宮縮過後,醫生再替鍾愛檢查,發現她的羊水始終不破,
且過於豐盈,導致胎兒始終進入不了盆腔。給她施行了人工破水後,
鍾情開始明顯感覺到胎兒漸漸壓迫骨盆,子宮縮間隔也越來越短,
而疼痛則越來越烈,越來越長。

産房外,鍾愛的電話突然響起,鍾情拿出來看來電顯示是Andrea,
知道是姐姐的朋友,怕自己溝通不來,她讓穆宇軒接聽。

接通後,電話裏傳出一個充滿磁性的男音:“愛麗莎,你怎麼樣?”

聽對方喊鍾愛的英文名字,穆宇軒也用英語與之交流:
“安德列亞,愛麗莎正在産房內待産。”

對方明顯一怔,問道:“你是哪位?”

穆宇軒斟酌著回答:“我是她的......朋友。”

半響沉默後,再度傳來他的聲音:“照顧好她。
”説完還未等穆宇軒再作回答,對方已經收線。

看向鍾情,這個電話有些意味不明。.

産房內,鍾愛正強忍著巨痛按醫生的要求儘量向下用力,
直至她已快要站立不住時,才肯坐在床上休息片刻,
待稍有緩解,便再度重復剛才的動作......她的眼裏,
已分不清是汗水還是什麼,只覺得刺痛得睜不開眼,
可這一切與腹中傳來的巨痛相比都是那麼的微不足道,
她只覺得那種疼痛已快要將人的精神撕碎。

又是幾輪宮縮過後,醫生再度檢查,告訴她,照這個速度,
再有一個小時她就可以進入真正的産程。
趁著越來越短的緩解間隔,她抓緊時間休息,稍後,
才是真正要打的硬仗......

時間,每一分每一秒的都是讓人發瘋的折磨,疼痛
,僅憑著頑強的意志在艱難對抗......

産房外,鍾情被穆宇軒強制著按坐在長椅上,她的姐姐,
已經進入産房內快六個小時,依然沒有任何聲音傳出來,
她從不曾知道,擔憂姐姐的心,竟會如此的惶恐不安,
拉著宇軒的手,唯有心中不停地祈禱:
老天,你一定要保祐姐姐平安,一定,一定要平安......

産房內的鍾愛,已經被巨痛的折磨逼至崩潰的邊緣。終於,
當宮縮不再停止,當她就要支撐不下去時,醫生告訴她:
“可以了,上産床準備生産。”

顫抖著爬上産床,躺在上面,看著白色的天花板,
鍾愛流下生産後的第一滴眼淚,不是因為疼痛,而是因為想到......他。

按照醫生的要求,她在忍受巨痛的同時,
要用盡全身的力量把孩子擠出來,雖然她已經毫無力氣,
雖然她已經四肢顫抖,
但讓孩子平安落地的意念讓她爆發出身體的最大潛能,
就像在茫茫大海中看見一小塊陸地,雖然遙不可及,雖然她已脫力,
但哪怕拼掉生命,她也誓要游過去,因為只有那樣,她的孩子才會平安......

不知捱了多久,就在她感覺到身體已被撕成兩半,神志已近恍惚時,
終於聽到醫生告訴她:“不要再用力,慢慢呵氣呵出來......”

努力保持著最後一絲清醒,她感覺到一個像皮球一樣的東西從體內遊出來,
隨著一陣嘹亮的“呱呱”啼哭聲,耗力過久的鍾愛,陷入昏迷......

.等了近八個小時的鍾情,終於看見産房的門打開,
裏面推出的病床上,鍾愛正閉著眼睛躺在上面,她忙迎上前去,“姐......”

可連喊數聲,鍾愛沒有任何反應,她不由心中發慌,身邊,
醫生正對穆宇軒講著什麼,短暫交流過後,穆宇軒告訴她:
因生産過程中胎位變動而發生難産,導致産程過久,
而孕婦已經體力透支,慶幸的是,她憑著驚人的意志最終將嬰兒産下,
否則母子均十分危險。而鍾愛則因此陷入昏迷,
不過經過處理後她已沒什麼大礙,待她甦醒後一切就會恢復正常。

將心暫且放下,護士已抱著嬰兒自産房內走出,告訴她們,
是個男孩兒。小小的人兒居然睜著大大的眼睛看著周圍,
黑眼睛,黑頭髮,粉嫩的皮膚,鍾情一看之下立刻就喜歡上這個孩子。
與穆宇軒相視一眼,不約而同,兩人想到同一個問題:
這個孩子的父親應該是個中國人。

孩子被護士抱走後,兩人一同回到鍾愛病房。病房裏,
鍾愛依舊沉沉地睡著。

看著差一點丟掉性命的姐姐,鍾情心疼萬分,仔細想想,
按現在出生的時間,當初的事情應該發生在三月份左右,
可那段時間姐姐與自己同在永曄集團,
兩人更是日日夜夜在一起從未分開,
根本沒和任何人有過多的接觸,這個孩子,究竟是誰的?

想來想去,她也想不出姐姐和誰走得過近,實際上,
除了自己與安其羅,鍾愛對任何人都沒有太過密切的接觸,
但安其羅又不可能,拋開他是gay不説,單説這孩子的頭髮、
瞳孔顏色就不可能......

看著鍾情一會蹙眉,一會出神,穆宇軒勸她:“情情,你別再想了,
我們還是尊重鍾愛的選擇,無論那個人是誰,這個孩子都是她想要的。”

鍾情收回思緒,嘆了口氣,點點頭......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當鍾愛醒來時,鍾情正上網搜索照顧産婦的禁忌,
她已決定要留下來照顧姐姐,可她沒有任何的經驗,
趁著姐姐未醒,她抓緊時間搜索坐月子的資訊。

聽到姐姐叫她,鍾情高興地看向鍾愛:“你醒了,姐......”
接著又興奮地説:“我看到小寶寶了,是個男孩,很漂亮,
超可愛,抱出來的時候就睜著眼睛看我......”

看著妹妹興奮的樣子,鍾愛略感欣慰,頓了一下説:“我想見見孩子。”

鍾情忙起身向外走去:“你等一下,我去請護士。”

將護士拉進屋,鍾愛對她表達了自己的想法,簡單對話後,
護士離開。過了一會兒,穆宇軒回來,他去替三人買了餐食回來。
看見鍾愛醒來,將她扶起讓她先吃一些。

也許是耗力太虧,未吃幾口,鍾愛便大汗淋漓,
連手都開始顫抖不已,鍾情見狀連忙接過,餵起姐姐。
堅持吃完一杯,她催促妹妹去找護士將孩子送過來。

鍾情剛要起身,護士已抱著孩子推門進來。

親手接過自己的孩子,鍾愛心中百感交集:
眼前的這個小人兒,就是自己的親生骨肉,
以後她將不再是獨自一人,而是要背負起兩個人的責任......

片刻後醫生也跟著進來,
她對這個産婦的勇敢與堅強留下了深刻的印象,
在檢查了鍾愛身體的各項指標後,告訴她:
“你的身體沒什麼大礙,初乳對孩子來講非常重要,
而且母乳餵養越早越好,你應該現在就給孩子哺乳。”

笨拙地抱起孩子,鍾愛卻不知道要怎麼哺乳。
雖然生産之前她已經做了充分的準備,但毫無疑問,
關於餵孩子這項被她忽略了。

看她紅著臉解釋自己不會,醫生過來手把手教她如何抱新生兒,
又解開她的衣服,教她如何調整姿勢,如何將乳頭送進孩子的口中。

本能地,小人兒一碰到乳頭,便側過臉開始吸吮,力道之大,
令她感到疼痛,不過那種奇妙的感覺也自體內油然而生:
原來做媽媽,竟是這般幸福,這般美好......

低著頭看著懷中的寶寶,感受著他在吸吮自己的乳汁,
鍾愛臉上的笑意一直不曾斷過......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出院後回到家裏,鍾愛就變成了幸福的小媽媽,心裏眼裏,
除了她的寶寶,再無其他。她的奶水很好,儘管小夥子很能吃,
她依然將他餵得滾瓜肚圓,一個星期過後,小傢伙已明顯見胖。

這天趁著小寶寶睡覺,姐妹倆又開始聊天,
看著穆宇軒每天對妹妹呵護備至的關照,
鍾愛問她:“和他在一起,你幸福嗎?”

聽姐姐談起這個話題,鍾情有些臉熱,但依然承認:
“很好......很幸福,我喜歡和他在一起......”想到兩人間的問題,
她又接著説:“可是,我對將來很迷惘......”

鍾愛心中一驚,連忙問道:“怎麼?他不願意給你將來?”

見姐姐誤會,鍾情連忙澄清:“沒有,是我,
是我對將來不敢確定......”當下,便將穆宇軒求婚遭到她的拒絕,
以及兩人因為避孕一事起了隔閡向姐姐一一道來。

越聽,鍾愛的表情越嚴肅,越聽,她的心裏越動容,
面對如此深情的穆宇軒,
她那個傻妹妹還執拗地在自己畫的圈子裏繞個不停,
當下慢悠悠地開口:

“情情,當初我要你避孕是怕你兩人間會有什麼變故,
既然現在他願意承擔起這份責任,你又愛他那麼深,
為什麼不答應他的求婚?很多事情,
你不能因為害怕,就不去面對,不去做......


【感情】擒不禁的愛(1)
【驚悚】我身邊的恐怖經歷(1)
(1)媽媽~請您原諒別人的女兒 !!
(2)戒掉吧!教你熬過戒菸首5天!
(3)方太太的秘密 是誰說了出去 !
(4)一瓶價值150美金的深海龜油,導遊小姐竟有辦法讓所有人買單 !
感謝您的支持~更多精彩好文就在~好心好文專欄!!
歡迎訂閱收看 好文章不漏接
(點擊圖面 開始訂閱)
女人的危機意識來自於「地位」降低。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